太炎弟子与暨大:黄侃

发布时间:2011-06-01
黄侃(1886-1935),字季刚,湖北省蕲春县人。1905年留学日本,在东京师事章太炎,受小学、经学,为章氏门下大弟子。与章氏以“章黄”并称,人称他与章太炎为“乾嘉以来小学的集大成者”、“传统语言文字学的承前启后人”。黄侃在经学、文学、哲学各个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,尤其在传统小学方面更有卓越成就,为公认的国学大师。1914年后,曾在北京大学、武昌高等师范(武汉大学前身)、北京师范大学、山西大学、东北大学、中央大学(南京大学前身)、金陵大学等学校任教授。在北京大学期间,向刘师培学习,精通春秋左氏学的家法。1935年10月8殁于南京,年仅49岁。 二十世纪有不少著名学者皆出其门下,如杨伯峻、程千帆、潘重规、陆宗达、殷孟伦、刘赜、黄焯等。
黄侃有一句经典名言:五十之前不著书。这句话半个世纪后还在武汉大学校园内广为流传,成为他治学严谨的证明。黄侃生前,章太炎曾多次劝他著书立说,但黄终不为所动。 1935年10月6日,黄侃由于饮酒过度,胃血管破裂,抢救无效,于10月8日去世。黄侃去世时年仅50岁,虽未出版任何著作,却成为海内外公认的国学大师。
黄侃1927年来到暨南大学。因其性格乖张,目空一切,经常得罪人,在暨南大学呆得不久。他在暨南时间虽短,但逸事不少。
黄侃在暨南大学任教时,暨大师生人人都须佩戴一枚徽章,独黄侃不肯佩戴。他第一次去上课,被门卫拦住,因为他没有徽章。他说:“我是黄侃!”门卫只管说:“你应该有徽章!”黄侃说:“我就是不爱佩戴那个东西,你不给我进去,我就不进去!”说完掉头就走。最终他成了惟一一个不佩戴徽章而进出校门的人。
1927年9月,学校正式更名为国立暨南大学,一大批国内负有时望的学人来校任教。这批学人,正是齐足而并驾,各以所长,相轻所短的。其中就有了许多怪人,上演了许多怪事。黄季刚,这位章太炎先生的大弟子,他是目空一切,谁都不在他的眼里的。他在南京,有一天,碰到了戴季陶;戴氏问他有什么著作,他说:“我正在编《漆黑文选》,你那篇大作,已经编进去了。”《漆黑文选》系《昭明文选》的对称。戴氏十分尴尬,不知所答。
暨南的教务长黄建中,原是他的学生。他担任了哲学的教课。有一回,恰巧季刚下了课,在教室门口碰到了建中。建中当然向老师问候,老师转问他:“你教什么课?”建中说是“哲学”,季刚大声道:“我问你,你自己懂不懂?不要胡吹乱说。”建中为之愕然久之。这便是第一等怪人。其实,暨大是用不着这样的学人的,因此,他在暨大只教了半年,一点影响也不曾留下来,同学们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样一个人。
1926年6月黄侃应吴承仕之邀到北京师范大学任教,后因与吴闹矛盾,1927年下上海到暨南大学。黄与吴断交后,吴写信报告章太炎,太炎复函云:

季刚性情乖戾,人所素谂。去岁曾以“忠信笃敬”勉之,彼颇不服。来书所说事状,先已从季刚弟子某君闻其概略,彼亦云吴先生是,而先生非也。在都与诸交游断绝,欲来上海,就暨南学校教员,适诸校党争激烈,有暗杀校长教员者。友人或告以畏途,遂止不来。来书云,季刚已去,是否往关东耶?……季刚性行,恐难免于乱世,是则深可忧也。(《章太炎书信集》)